永利娱乐手机投注平台网址
卷首语 万叶集 永利娱乐手机版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永利娱乐手机版 > 谁不爱自己的青葱岁月

谁不爱自己的青葱岁月

时间:2017-12-03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……A……
  
  段青绸想起自己十七岁时的样子就想笑——肥大的绿军装,和男生一样短的头发,然后勇敢地和后桌打架,甚至动了手,丝毫不畏惧他们。
  
  和同桌锦苏去操场上聊天,无非是那些明星们,刘德华、黎明,段青绸喜欢黎明,但锦苏喜欢刘德华,有一次班主任听到锦苏说喜欢刘德华,那个四十多岁的老太太说:刘德华是哪班的?
  
  真笑破了段青绸和锦苏的肚皮了。
  
  改变,是从陈楚桥来了开始的。
  
  陈楚桥是师范的实习生,来一中实习一个月,那天段青绸恰好迟到,一抬头,看到一个清秀男子正在看自己,粗麻的白衬衣,米黄的休闲裤子,黑亮的头发,还有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清淡香气。
  
  突兀地,段青绸的脸就红了,然后喊了报告。
  
  是谁说过?少女的情窦初开不过是一个刹那,遇到了对的时间对的人,然后哗啦一声,就情窦初开了。
  
  一点没错啊。从此,段青绸彻底改变了,什么都不对了,发型这么失败,裤子这么难看,眼睛这么小,她每天,必定要绕到陈楚桥的房间前才去上厕所,陈楚桥和几个同来的实习生一起住,她路过时,有人说,嘿,陈楚桥,你学生。
  
  陈楚桥就伸出头来,叫她,段青绸。
  
  她抬起头,看到陈楚桥的头伸出来,二楼,恰好在那棵合欢树的掩映下,那张脸,分外的清秀迷人了,段青绸的心咚咚跳着,跑开了。
  
  那个周末她回了家,骗妈妈说学校要交这个费那个费,高二了,钱应该交得多嘛。一百块钱到手后,转脸去了城里最好的丽华商场,买了一条红裙子,然后再一双白球鞋,再然后是一盒胭脂和口红,做这些时,心里好像在做贼,十分心虚。一路往学校走的时候,一路偷偷地笑,哪里用涂胭脂啊,脸早就红了。
  
  第一次穿上裙子的段青绸自己都觉得惊艳,她不算好看,可个子很高,只是有些地方还青涩,站在陈楚桥面前时,她张口结舌了。
  
  是要问一个问题的,他教数学,却用《红楼梦》讲。一帮女生议论着他,他又最英俊挺拔,暗恋上陈楚桥,实在是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情。
  
  却忘记问什么问题,一张嘴说的话吓了自己一跳:陈老师,你有女朋友吧?
  
  有啊,陈楚桥说,去另一个县实习了,和我一样,七月毕业。
  
  段青绸的失落说不清了,可还是笑着,到底找了个问题问了。
  
  锦苏也是喜欢陈楚桥的,一次次去问问题,那棵合欢树下,大概最记得谁去得最多了。段青绸只去过一次,去过之后,就黯然神伤了,可还是喜欢着。开始没完没了地照镜子,甚至买了眉笔画了妆,直到被班主任点名说她小资产阶级才罢了手。
  
  一个月之后,陈楚桥离开一中回到石家庄等待分配,临走前段青绸要了陈楚桥家的地址,她想,只有这样,她才不会失去和他的联系。
  
  是从陈楚桥开始,她开始明白自己是个女孩子,声音应该婀娜,身段应该曼妙,是从陈楚桥开始,段青绸才明白,原来,喜欢一个人可以这样啊,心里明晃晃的,全是他,无论走到哪里,全是他。
  
  ……B……
  
  一年之后,段青绸考上南京一所大学。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陈楚桥写了一封信,是河北保定,按照陈楚桥所给她的地址。
  
  很快,她写了第二封第三封……她一直没有说自己是谁,只说,你记得我吗老师?你记得那棵合欢树吗?
  
  没有回音。所有的信石沉大海了,这让段青绸十分忧郁,她站在南京的天空下,看着绵长的梅雨季节,觉得心都湿搭搭的了。
  
  大三的时候,她谈了一场似有似无的恋爱,终于没什么感觉,不到三个月就分了手,从此,她踏下心来考研,在别的女生都缠绵悱恻谈恋爱时,段青绸开始发疯一样的学习了。
  
  锦苏那时在北京一个二流大专院校里,爱情故事此起彼伏。也曾经谈起过陈楚桥,锦苏说,谁年轻时候不喜欢一个人啊,一直喜欢他?我又不傻。到毕业时,锦苏谈了十次恋爱,并且在拿到毕业证时也拿到了去美国的签证。
  
  美丽的女子总是有本事的,这让段青绸十分佩服。锦苏哪里都不如她,只张了一张美人皮,这下,就要什么有什么了。张爱玲说得好啊,女人有什么就拼什么吧,没有美貌,那么,拼智慧好了。
  
  研究生读下来,段青绸去上海发展,看到手指细长眼神飘渺穿着白衬衣的男子便以为是陈楚桥,总免不了多看上几眼,但也只是看看,一来二去,人就二十五六了,锦苏在美国都生了孩子,说书读不下去,于是就生了孩子。
  
  两个人打越洋电话,锦苏说,段青绸你千万别犯傻了,女人年轻不了几天,趁着自己有几分姿色要紧紧抓住男人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
  
  段青绸想了想,锦苏说得对,可她选择男人的标准居然还是十七岁时的标准,清秀、英俊、手指细长、有干净的眼神、有飘逸的头发……说到底,她还是没有忘记他。
  
  她决定去找他,怀旧也好,聚会也好,去找一次,应该无妨吗?
  
  ……C……
  
  段青绸出现在保定这座城市的时候显得分外突兀。
  
  正是早春,保定的女子们还穿着冬装,段青绸拉着lv的箱子,一件宝姿的黑风衣,黑色的丝袜,里面是一件火红的紧身衣衫,非常性感,却又那样俏丽迷人。
  
  是坐火车来的,保定还没有飞机场,坐上又破又脏的出租车(居然还是面的),然后递给司机地址——当年的小纸条,泛了黄,司机说,这里啊,早拆迁了,我拉你去问一下吧。
  
  到了哪里,看到一个超市,打听叫陈子东的人,陈子东是陈楚桥的父亲,当年在这个棉纺厂上班的。
  
  居然有人知道,说陈子东死了,前年死了,他儿子在中学里教课呢。
  
  好像一路找着什么,终于知道了那个人原来一直在那里,段青绸的心,扑腾腾地跳着,没完没了地紧张着,手都有些哆嗦了。
  
  终于到了那个中学,看门的说,你是他什么人?好像很警惕的样子。段青绸就想笑,难道我像他的二奶吗?
  
  我是他学生,段青绸小心翼翼地说。来看看老师。
  
  看门的指给段青绸,一直走到头右拐,第三间房是他的办公室,他离婚了,一个人住。说这话的时候,老头有点意味深长,段青绸一直憋着不敢笑,拉着箱子往前走的时候,听到老头和另外的人说,准是相好的,想不到陈楚桥还可以啊。
  
  站在陈楚桥的门口时,段青绸感觉脚都有些哆嗦,她抬起头看着保定的天空,有点凄清,有点灰,她还是决定敲开门,看一看自己当年的梦中情人。
  
  ……D……
  
  还没等她敲门,门就忽拉一下开了,然后里面冲出了一个人,鼻子上眼眉上嘴上,到处贴满了纸条,有人在后面追着喊,拱猪,你必须拱!
  
  她愣了,贴纸条的人也愣了。
  
  依稀还是旧时模样,只不过,变得太厉害了。
  
  胡子拉碴,黑了胖了,头发秃了顶,眼神浮肿,但段青绸还是认出来了,这是陈楚桥,是当年那个趴在窗口叫她名字的陈楚桥。
  
  陈楚桥,她轻轻地叫他。
  
  而他呆了,努力地想着,搜索着有关一切记忆,好像完全不记得她是谁?很正常,段青绸想,太正常了,他们在一起只不过一个月而已,她对他刻骨铭心是因为她喜欢他,他忘记她是因为他心里根本没有她。
  
  她笑着介绍自己,我是你曾经教过的学生,来保定出差了,听朋友说你在保定,于是,来看看你。
  
  他操着流利的保定话说,你叫什么?在哪里?快提醒我一下。
  
  段青绸说了自己曾经就读的一中,说了他的实习。
  
  他“啊”一声,然后说,我知道了,你是锦苏?肯定是锦苏对吧?
  
  段青绸的心一寸寸地凉下去,他只记得那些美丽的女子,因为她现在变得美丽了,所以,他认定她是锦苏,她没有去解释,既然他认定她是锦苏,那么,她就是锦苏吧。
  
  那天晚上陈楚桥请了客,叫了学校的另外几个老师,在一个叫金筷子的饭店,到处是人,陈楚桥张牙舞爪地点着菜,根本没有了当年的清秀与儒雅,段青绸一直笑着,也学着当地的保定土话,冯巩的电影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》就是在保定拍的,徐帆说保定话说得多好啊,没想到,段青绸也能说得这样好。
  
  大家都羡慕陈楚桥曾经有这样漂亮的女学生,问他当时怎么不追求她?陈楚桥哈哈笑着说,当时哪敢啊,一是有了对象,二是这是师生恋,明显找死啊。于是大家推杯换盏地喝,段青绸慢慢就喝多了,在上海,哪里喝过这么烈性的白酒,红星二锅头啊,她只喝红酒的,轩尼诗或者人头马。
  
  是陈楚桥搀着她回去的。保定宾馆,又老又旧,陈楚桥说,锦苏,你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啊。段青绸假装不明白,只回了他一句,可惜,少年子弟江湖老喽。那是《武家坡》里薛平贵说给王宝钏的,不知陈楚桥听懂没有。
  
  陈楚桥试图拥抱段青绸一下,段青绸推开他说,我要睡了,老师,明天见。
  
  哪有什么明天啊?段青绸想,她是多么好玩的一个人啊,来寻旧梦,却寻到一个颓败的中年男人?而且还想趁她酒醉占她一些便宜,她摆着手,几乎是轰走了陈楚桥,然后关上门,突然就处溜到门口,捂着脸,半天,才觉得手有些湿。
  
  到今天段青绸终于搞明白了一件事情,她并不是爱过陈楚桥,她爱的,只是自己过去的青葱岁月,与陈楚桥无关。
  
  而青葱岁月,谁不爱啊?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