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乐手机投注平台网址
卷首语 万叶集 永利娱乐手机版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永利娱乐手机版 > 恋断北京

恋断北京

时间:2017-12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有一晚,因受了上司的气,跑到一家小酒吧里买醉,意外地看到李瑞,他拿着麦克风。轻轻地唱着一首老歌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我呆住了,我从来不知道李瑞的歌唱得这么好,嗓音带着一股清新恬淡的水润。
  
  岁月像水一样,温软地雕刻了人生。
  
  我和李瑞曾经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,我一直记得,有一次班里组织郊游,我们坐在一棵桑树下,李瑞用毛毛草编了一个戒指,套在我的手指上,我们彼此许了对方一个未来,尽管有玩笑的成分,但我的心还是跳得厉害。
  
  升学考试时,我考上北方的一所外语学院,而他考上了南方的一所航空大学。从此失去了联系。假期同学聚会,我假装漫不经心地向同学打听,有人说他只念了一年半便退学了,然后有人看到他在歌厅里唱歌……
  
  偶然的邂逅,让我的心慌乱不已。李瑞说他一直在一些三流的酒吧、歌厅做业余歌手,三年之中,他的唱歌事业却并没有多大的发展。
  
  我低下头,踩着自己的影子说,大学毕业后。我就进了一家外资公司,老板贪财又好色,很难侍候,幻想着哪天绊倒了,碰巧拣个有钱又有德的优秀男人嫁了算了。
  
  李瑞问我,你碰到这样的好男人了吗?我失笑,没有,好男人早被别人拣到筐里去了,剩下的我又没有什么兴趣。李瑞看着脚尖,咧着嘴笑了。
  
  我和他慢慢走得近了,偶尔一起吃个饭什么,有一次他跟我说,一个朋友介绍我去广州发展,一个星期后,就会离开这里。
  
  我忽然觉得兴味索然,含了一嘴的菜,咽不下去。
  
  夜里睡不着觉,冲动地给李瑞打电话:李瑞,我跟你一起去广州吧?他大约被我吓住了,隔着电话线,半天才说,你又喝酒了?我笑道:没有,我现在很清醒,体温正常,智商正常。他说,只怕你将来会后悔的,你舍得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?我笑嘻嘻地说:怕什么?我们还年轻,有的是机会。
  
 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,递交辞职信,清理东西,威逼利诱取得父母的同意,然后提着行李,在火车站与李瑞会合。母亲无奈地说:疯了,疯了,杜锦疯了。我笑着在母亲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  
  年轻真好,年轻意味着有无限的可能。
  
  2000年冬天,我和李瑞在广州街头七拐八绕之后,被他的朋友领到一幢旧楼前,上了四楼,打开中间一户的房门说,这就是你们的住处,房东明天会过来拿房租,说完便扬长而去。
  
  我环顾四周,一时不知所措。屋子里冷冷清清,屋角结满了蛛网,卧室里只有一张旧床,人坐在上面,便会发出吱吱的响声。
  
  那天晚上,李瑞轻轻地把我揽在怀里,他说:将来,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,不会让你再受苦。我知道李瑞不会负我,他的承诺让我有了依傍和幸福的感觉。
  
  每天早晨,我去买早点的时候。李瑞还在梦中,有一天,我数了数钱包里的钱,只剩下薄薄的一沓,再找不到工作,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?
  
  我拿着制作精美的简历,一份份递上去,有回音的却寥寥无几。李瑞说,大不了我再回歌厅唱歌,反正我们还不至于饿死。杜锦,有没有后悔跟着我出来?我忙说,拜托你以后别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。
  
  李瑞低下头,吻我。
  
  李瑞什么都好,纯真、质朴、善良,但是他的生活中却没有金钱的概念。我和他来广州之后的日子,其实很穷,他哪里知道,我们俩在一起,除了风花雪月,还有柴米油盐。
  
  我终于找到了来广州之后的第一份工作,在一家小公司里做秘书,月薪800元,拿到项目有提成。
  
  可是,人算不如天算,三个月之后,那家小公司的经理因涉嫌偷税。被抓了起来,树倒猢狲散,我和那个副经理只好各奔前程去了。
  
  10月22日是我的生日,李瑞请我到一家餐厅去吃晚饭。我找出了从前在外资公司上班时穿过的黑色礼服,化了淡妆,看上去很清爽。见到李瑞,他不认识似地盯着我看了半天,才懒洋洋地说,我写了一首歌,刚刚卖掉了,拿到三千块钱的稿酬,给你买了一条手链。
  
  我有些想哭的冲动,咬住嘴唇问他,为什么不和我商量?
  
  李瑞粳着脖子说。我写的歌为什么不能卖?只要我觉得卖得值。
  
  我和李瑞吵了起来。他的情绪几乎低落到了极点,他写的歌卖不掉,又没有唱片公司和他签约,整整一个秋天,他几乎都是在酒精里麻醉自己,不停地吸烟,整夜、整夜地失眠。经济上我们也濒临绝境,生活已经把我们逼到了墙角,可是他却把自己的新歌贱卖了,只得了三千元,毫不犹豫地买了一件与生活不相干的东西,这种奢华我要不起。
  
  我又开始到处找工作,不久之后,便找到了一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,很辛苦,每个月的薪水只有1500多元。
  
  有一天在超市,不知是谁把一个精致的皮夹子忘在了收银台上,一直到下班,也不见有人来找,我只好等在那儿。
  
  天都黑了,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才急急忙忙地进来。我把包递给他,他打开皮夹,找到一张单子,立刻眉开眼笑地说,我到处找这张货运的单子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  
  我起身要走,他说请等一等。我吓了一跳,见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叠现金递过来。
  
  我笑着摇了摇头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我没有别的意思,或许这种方式不够妥当,但是我没有恶意的。
  
  那个男人名叫杜辉,他一脸诚恳地说,我送你回家吧!总要让我用我的方式‘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吧?我没有拒绝,因为实在是太晚了,我怕李瑞在家里等得太久会担心的。
  
  在那家超市上班,常常能碰到杜辉,他来买东西,结账时喜欢跑到我的收银台前,跟我开玩笑。
  
  我并不搭言,太多的挫折之后,我只要最简单的,能有一份工作我就很满意了,做什么都一样。杜辉游说我去他们公司上班,站在那儿一侃就是半天,终于被超市的领导盯上了,我被那家超市辞退了。
  
  我不想和杜辉搭上任何关系,哪怕是他的下属。他常常去我们住的那片旧楼前,在我必经的路口上等我,我并不理会。
  
  李瑞敏感地问我,最近老是看到一个开黑色沃尔沃的男人,出入在这片旧楼前,不知道是看上了哪家的妞。
  
  去街角买菜,只买最简单的,最便宜的,和卖菜的女人讨价还价,争执不休,最后吵了起来,女人说,一把最便宜的青菜你还跟我砍价,吃不起算了,还嫌我的菜老,没看看你的脸,比这青菜还老。那女人尖牙利齿,刻薄至极,我只有倒吸气的份儿。
  
  一转身,看到李瑞站在我的身后,脸色铁青,便要去掀人家的菜摊,我拉住他笑道,何必呢!
  
  一起往回走,脚步起起落落,李瑞没有跟我再说一句话,我的眼泪哗哗地往心里流,他没有看见,我不想他难过。
  
  李瑞又回到歌厅唱歌,整晚整晚不回家,我一个人守着寂寞空旷的屋子发呆,我已经28岁了,李瑞不知哪一天才会娶我,给我一个未来。他凌晨时分回来,满身的酒气挟着凉风,坐在厅里一只旧木椅上吸烟,他知道我不让他吸烟喝酒,因为会破坏声带,他的行为就是为了让我伤心,他绝口不问杜辉是谁。
  
  偏偏我又无从解释,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杜辉是谁,当真是百口莫辩。带着这样不能辩解的委屈入睡,在梦里喊的也是李瑞的名字,冰凉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脸上,睁开眼睛,看到李瑞泪流满面的脸,我一声不吭地扑进他的怀里,所有的委屈、贫穷、疼痛瞬间烟消云散。有一天,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一家做外贸出口的公司招聘市场部经理。我按图索骥,找到那家公司,原来是杜辉为了找我出的下策,不过我还是很感动。我没有犹豫,去了杜辉的公司,做了他的市场部经理,负责开发华东市场。
  
  杜辉会不会爱上我,是他的事儿,我暂且不去管,但我却清醒地知道,我不会爱上他,我只爱李瑞,他是我生命中的烙印,无论是过去,还是将来。
  
  不知不觉间我和李瑞在广州一起待了四年,四年,是永不再来的青春,争吵、眼泪、亲吻、疾病、疼痛,还有爱情,伴随着我们。
  
  有一天,李瑞带我去他唱歌的酒吧玩,他跑到台上,抢过一位客人手中的麦克风,对着话筒沉吟了一下,深情地说:今天晚上,我要唱一首水木年华的《一生有你》,送给我的太太杜锦,感谢她多年来对我的照顾。
  
  因为梦见你离开/我从哭泣中醒来/看夜风吹过窗台/你能否感受到我的爱/等到老去的那一天/你是否还在我身边……
  
  李瑞走到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说:锦,终于有唱片公司肯和我签约了。我说不出话来,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,瑞终于熬到这一天了,从唱歌的那一天开始,到今天整整8年了,只有我知道李瑞经历了怎样的日子。
  
  李瑞说,前几天,北京的一个音乐制作人来广州找歌手,他在酒吧里听了我的歌,然后跟我谈了去北京发展的事,他们公司愿意签下我。我和李瑞拥在一起,分不清哪一滴是他的泪,也分不清哪一滴是我的泪。
  
  李瑞走得很匆忙,很多事儿来不及结束,我只好先留下来,打理完一些琐事,然后去北京和李瑞会合。
  
  我结束了在广州的一切,房子退租,去找我的新老板杜辉递辞职信,杜辉牵住我的手不放,他说,你能为我留下吗?我摇了摇头。我知道,除了李瑞,没有人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迹。我残忍地笑着摇头。杜辉终于松开了手。
  
  一个月后,我去了北京。在北京火车站,并没有如我想像的那样见到李瑞。李瑞安排人来接我,然后直接把我送到了他安排好的房子里。
  
  看电视成了我来到北京之后惟一的节目,守着寂寞空旷的屋子,我瞪着两只空洞的眼睛,抱着一大袋的薯片,吃到肚子疼还在继续往嘴里送。我之所以还留在这里,因为我还抱着一线幻想,希望能够见到李瑞,希望李瑞能到这里找我。
  
  然后,有一个晚上,我在电视里看到了李瑞,李瑞签约的那家公司对李瑞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和造型,他原来略长的头发被剪掉了,头发短短地站立着。李瑞的名字也被改成了阿瑞,一个漂亮的女记者笑问阿瑞有没有女朋友,李瑞还是从前那般略带忧伤的笑容,他说没有,他说他的初恋女友去了英国。这么些年一直忙于写歌唱歌,根本无暇顾及。我拿着遥控器的手抖得停不下来,然后砰的一声扔到电视上,我的内心忽然冷漠下来,虚伪,这是一个多么虚伪的世界。
  
  冷静下来之后,忽然明白了,我的身份令李瑞棘手、尴尬、不知所措。
  
  心情空前的郁闷,去西长安街,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心中从没有过的孤单,突然接到李瑞的电话,心中慌乱成一团,像第一次在酒吧里遇到他时的那种喜悦和慌乱。他在电话里轻轻地问我,好吗?我说还好。他说,很多事儿,我身不由己。我无语,然后彼此便不再说话,沉默着,听着电流滋滋的响声。
  
  挂了电话,我轻轻地叹一口气,街上,不知谁家的音箱里,传出杨坤的歌:《无所谓》。听着听着,忽然之间,我泪流满面,谁说我无所谓?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,我渴望爱与被爱。我想起李瑞的话,当你找到幸福的那一天,请你不要忘记,有一个人永远爱着你。我忽然想笑,想起桑树下的那些诺言、草编的戒指、野百合的花环,原来那是我一生中最初的幸福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